这下“公平贸易”了?这下不“去全球化”了?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7日
       庞仲英, 我想从一个新的角度, 就当前中美贸易谈判进程分享不同的看法。特朗普政府上台后,

认为美国与世界的贸易不公平。
       似乎在过去的几十年里, 至少从1990年代初的“全球化”以来, 世界与美国的贸易一直是不公平的。
       因此, 他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对美国的贸易发起了一场全球正义的战争(贸易战)。据此, 目前的中美贸易谈判是特朗普政府对美中贸易更加公平的要求, 即以公平为诉求或目标的贸易谈判。但是,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 在过去与美国的贸易中, 中国真的对美国不公平吗?公平和不公正是美国单方面说的吗?我想这可能是中美贸易战谈判时间长的原因之一:美国认为中国与美国的贸易不公平, 中国很难接受这样的指责.不过, 这里确实有一个重要的教训。如果不是忘记的话, 我们知道,

直到今天, 仍有一些分析家或研究人员坚持认为, 中国是这场(美国发起的)“全球化”的“赢家”和主要“赢家”之一, 而不是“输家” ”。这正是特朗普政府声称中美贸易不公平的由来。特朗普虽然从来没有搞过国事, 执政时间也不长, 但他对外交的了解却非常丰富。他经常批评的不是直接导致贸易不公正的贸易伙伴, 而是他以前的美国政府, 从克林顿到奥巴马。.他的意思是,

他的三位前任, 每人执政八年, 都在养虎, 让中国等贸易伙伴占美国便宜。中国真的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吗?事实上, 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中, 与美国等国一样, 中国也是全球化的失败者, 许多全球化的失败者被严重忽视。最近, 很多中国学者改变了中国主要是全球化的赢家的观点, 不再谈论中国在全球化中的各种输家。
       他们更客观地看待全球化对中国的深刻影响, 尤其是面对“问中国”的问题。在中美贸易谈判中, 如果中国学者只说中国是全球化的赢家, 是最大的赢家, 就等于强化了美国特朗普政府认为中美贸易不公平的逻辑。关于中国对全球化的巨大贡献, 或全球化对中国的负面影响之一, 如环境和气候变化、“资源诅咒”、分布不均、产业和国内区域失衡(如“三农”问题、中国损失“生锈”省区的经济动力和转型困难)、留守儿童和城市儿童教育不足等, 中国在与美国的贸易谈判中应强烈提及, 表明中国和美国一样, 都缺乏全球化对人性或社会关怀的影响。中国应该呼吁美国不要把“中国”当成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不公平或不平等的替罪羊, 从而造成另一种全球不平等。也就是说, 特朗普政府已经把全球化给美国社会带来的不公正和不平等放在了一边。让中国整体承担责任是不公平的, 是一种错误的全球修正或全球再平衡, 是处理罗德里克所说的“全球化悖论”的错误方式, 是抛开基础, 追逐底线解决不了美国长期以来遭遇的“全球化悖论”。有趣的是, 在这次中美贸易谈判中, 美国没有谈及中国的发展中国家, 而是指责中国, 中国不再是发展中国家。
       因此, 在美国看来,

中美贸易谈判不再是“世界最大发达国家”和“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谈判, 而是两个最大、最庞大的经济体之间的赤裸裸的关系。比赛。这种“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传统谈判, 其后果是中美关系的“发展”基础或支柱已被拆除, 美国将中国视为全面的“对手”或战略他们。被视为“竞争对手”, 并威胁一旦谈判失败, 就会以非和平手段(例如长期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且对美国市场不利的高关税和制裁)“服务”他们。从这个角度看, 当前的中美贸易谈判表明, 中美陷入了“修昔底德陷阱”, 而落入这个“陷阱”的根本原因, 无非是美国认为中国是“新兴(崛起)力量”。 “挑战者”。美国真是“自我实现”“预言”, 比如“修昔底德陷阱”。所以,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 即使中美达成协议, 管理这场贸易冲突(无论其规模和范围如何), 此类协议通常仍具有临时性质, 是一种“临时妥协”(modus vivendi)(无论该临时协议将持续多久)。也就是在下一场更大更严重的贸易战中的平息安排。最后, 我想指出, 这次中美贸易战和贸易谈判, 是在特朗普政府转变美国外交政策(包括美国对外经济政策)的时候发生的。对中美贸易谈判及其前景的分析不能忽视这一背景。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不区分亲情和疏远, 甚至美国的北约盟国也要为保护付出更多的代价(共同安全“责任分担”);放弃WTO等多边框架来解决美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冲突, 不再相信全球经济治理的功能;竖起一堵大墙, 阻止非法移民等国际流动。这表明, 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的贸易协议应该符合其不同于美国过去的总体外交政策目标:美国不想继续成为世界(包括中国)最大的国家。最终市场;美国与世界的争端主要是通过美国利用剩余的超级大国来扭转(霸权治理不是全球治理), 迫使世界屈服;认为世界已经混乱并将继续混乱, 不仅美国的力量可以统治混乱的世界, 而且, 因为世界正在滥用美国的“仁慈霸权”, 美国不想付出太多, 而是想要一个新的“隔离”。几天之内, 特朗普政府实际上已经与中国签署了一项协议, 无论它是否“史诗”层面”的贸易协定, 不是为了规范、纠正全球化存在的问题, 让全球化在克服其悖论后继续走上正轨,

而是“去全球化”。
       事实上, 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取而代之的是新的USMCA)已经是这样的“去全球化”, 与中国的贸易协定将是另一个特朗普政府“去全球化”进程的里程碑。这就是期待中美贸易协定的本质, 希望评论者不要把它误认为是新的全球化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