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款插混SUV启航欧洲 上汽名爵“师夷长技终制夷”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北京报道, 2019年12月, 被上汽定义为海外首款插电式SUV的插电式混合动力SUV eHS在宁德工厂下线。 这家占地 6, 800 英亩的工厂在 14 个月前才开始建设。 在此期间, 最多同时建造3000多名工人和2000多台设备, 原型车也在工厂建成三个月后推出。 整车车间生产线。 这一纪录再次创造了全球整车公司的建设速度, 基建狂人成为了永不褪色的辉煌。 eHS只是上汽单方面定义为“走出去”, 还是一厢情愿? 从设计之初, eHS就严格按照欧洲标准进行定制。 从外观、内饰、智能互联、安全环保到每一个细节条款, 样车都发往欧洲、澳洲、新西兰、东盟等地区的当地车商。 经过经销商、媒体和高端消费者的观察和品尝, 反馈超乎想象。 生产eHS的宁德工厂也成为中国第一家建成的外向型工厂。 事实上, 在eHS报检之前, 名爵6和名爵eZS在两年多的时间里, 已经在44个国家积累了超过36万的车主,

尤其是年轻的车主。 在eHS正式登陆欧洲等地区之前, 它就已经拥有了良好的全球公民群众基础, 但此刻, 对于焦急等待食物的欧洲消费者来说, 却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上汽决定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2005年, 南汽首次跨洋收购英国MG罗孚工厂; 2007年, 随着上汽全面收购南汽工厂, 名爵罗孚的资产和技术被上汽招揽, 罗孚并入荣威。 品牌, 名爵秉承跑车基因, 致力打造跑车和SUV。 当时, 南汽在收购罗孚工厂时, 抱着求实的心态, 希望借助英国的造车技术, 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 如今, 上汽在反哺荣威和名爵, 通过消化、吸收、整合、创新、提升, 重返欧洲市场, 考验“中国智造”的水平。 从2005年南汽收购罗孚开始, 中国汽车海外并购的序幕拉开。 之后, 吉利与沃尔沃合并, 北汽并入萨博, 福田拿下宝沃。 中国的海外并购喜忧参半。 其中, 上汽经营名爵名爵, 吉利吸纳沃尔沃为赢家。 然而, 两者的成功之路却大相径庭:吉利虽然高价收购了沃尔沃, 但可以说, 其当时的造车技术与沃尔沃相差甚远。 虽然孤独但骄傲的沃尔沃对吉利有着傲慢的态度。 他有一种幻想, 他是世界的救世主。 两人的关系虽然是从属关系, 但更像是合资企业的合伙人。 吉利在技术、设计、研发方面不能过多干预, 但谦虚学习、真诚合作的态度让吉利得以快速前进。 与吉利和沃尔沃的结合不同, 上汽集团在其旗下招揽罗孚名爵时, 这个项目在2000年前后在英国已经停产了近5年。虽然拥有95年的跑车制造经验, 但现代汽车制造技术是 在MG中。 罗孚代代相传。 相反, 上汽通过与大众和通用汽车多年的合作, 不断壮大。快速, 多年的积累和快速发展, 上汽集团已成为福布斯世界500强的常客, 排名不断刷新。 与MG的合作更多的是一起学习, 互相学习。 甚至上汽集团也会在资金、技术、人员等方面回馈荣威和名爵品牌。 获胜者获胜。 但对于中国汽车行业来说, 并购成功意味着什么? 一是买家可以在合适的时间和位置买底, 以相对优惠的价格获得项目, 包括厂房、设备、知识产权、专利权等。 第二, 成功收购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文化的融合碰撞, 法律法规与地方习俗的融合。 三是项目良性运营, 高管任用, 人员匹配, 工厂运营, 产品适销性。 四、双方在磨合中形成良性合作机制, 建立共同愿景, 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创造新的产品和市场, 然后合二为一, 双方最终融合成一个新的高效 商业机构。 从沃尔沃到吉利、罗孚到上汽, 前者似乎以高昂的成本收购了该项目的几乎所有资产; 后者以较小的成本获取工厂、设备、部分品牌、图纸等知识产品最需要的资产, 在资产获取的性价比方面, 都是物超所值的。 更重要的是, 以中国汽车工业追赶世界汽车最高水平的紧迫心态, 即使多付钱, 也可以少走一些弯路。 节省大量的时间成本也是非常必要的。 并购谈判中, 李书福回应沃尔沃总裁“我爱你”, 问为什么看中沃尔沃时表现出的高情商完美打破了双方的恩怨和文化隔阂,

之后, 双方之间不断磨合的过程。 聪明的吉利并没有把沃尔沃当成高手, 而是放低姿态, 虚心聆听, 让沃尔沃放下戒备, 悉数传授, 最终吉利提升了造车技术。 还有一个案例, 福耀美国工厂曾与当地工会发生冲突。 经过多次磨合, 终于变成了圆满的结局。 相比之下, 上汽当时对名爵罗孚资产的收购更多的是软硬件, 管理的外籍员工较少。 图纸等知识产权大部分用于中国工厂的产品指导, 与当地工会组织联系较少。 产品的出口更多来自于按照欧洲工艺标准在中国建设的出口基地和符合欧盟标准的产品。 这三个海外基地分别位于泰国、印度尼西亚和印度, 与欧盟和美国强大的工会相比, 它们与当地政府组织的社区相处得很好。 另一方面, 上汽更侧重于使用外部大脑的研发中心, 如美国硅谷、英国伦敦和中东特拉维夫的研发中心, 以及泰国和印度的软件工程研究中心。 . 从目前的经营情况来看, 吉利沃尔沃和上汽名爵都实现了良性经营。 除了高管和外籍员工的管理外, 双方的产品产出是不同的。 沃尔沃产品分别在中国大庆、张家口和瑞城销售。在斯德哥尔摩工厂制造, 中国本土产品在当地消化,

部分产品从瑞典进口; 而名爵品牌除了东盟和印度基地外, 都是本地消化的, 几乎所有面向欧洲、中东、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北美和南美的产品都是从中国本土工厂进口的。
        出货, 意味着中国本土工厂已经掌握并未来出口的产品将严格遵守当地的环保和安全标准。 本地化完全国际化, 即包括主体在内, 智能向全球开放, 按需分发。 吉利与沃尔沃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互信共赢的合资伙伴型合作机制, 也形成了共同的愿景, 但仍很难说是完全融为一体的统一体。
        市场对自有品牌有技术控制权; 其海外发展的主体仍需依靠沃尔沃的技术, 发展有限。 上汽是名爵品牌的全面整合, 以我为主导的新格局。 上汽以资金和技术判断未来趋势, 可以形成完全独立的海外出口布局和格局。 例如, 以上汽国际12个区域营销服务中心为中心平台, 布局欧洲、南美、中东、北非、澳大利亚、新西兰、东盟等15个重点区域。 在供应链中心设置方面, 上汽华域零部件拥有93个海外基地, 安吉海外全价值链汽车物流业务覆盖近40个国家; 此外, 海外扩张资金和金融支持必不可少, 上汽于2018年在印尼成立多元化金融公司。 而在自贸区的工商总局, 在香港和海外都设有金融支持中心。 受益于完整的技术、研发、供应链、金融和资本的强大系统支持。 MG的前沿发展之路正在飞速发展。
        eHS的出口已经在路上, 因为一辆车的出口, 意味着一个螺丝、一个产品、一个工厂、所有人员都经过了全球标准的检测, 以及从高处看车的誓言 ——高瞻远瞩, 意味着上汽国际化从名爵开始, 继而迎来整个集团和中国汽车产业的集体征程。 广州车展上, 名爵在展台上播放了宁德工厂建设的短片。 片中, 上汽集团副总工程师、上汽技术中心副主任、上海捷能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军, 实现PHEV三电核心技术的企业并不多 很好, 我们就是其中之一。” 朱军说, 很简单, 很不起眼, 但知道它实力的人都知道, 上汽插电的三电核心技术几乎已经站在了山顶。 . 人的智慧已经开启, 未来中国智能制造可能只会在某个时刻走出国门。 中国汽车的所有努力和拼搏, 都在积聚火花,

照亮未来的那一刻。 编辑:于建平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