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释放流动性 中资美元债再现投资价值 房地产“钱途”分化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9日
       北京报道, 2019年9月16日, 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 不仅中国人民银行, 欧洲央行也在2019年9月12日降息, 并计划在2019年11月重启QE。央行降准降息, 向市场释放更多流动性 . 长清资产首席分析师潘向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降准后, 市场释放新的货币资金, 促使国内短期利率下降, 对降低融资成本起到一定作用。 相关公司。
        中国美元债券受内需影响。 短期利率下降和债券利差收窄对相关债券的影响是积极的。 大湾区金融协会会长王龙此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看好2019年全球货币政策的支持力度, 认为2019年全球货币政策将重回 宽松和降息, 可能有利于房地产美元债券。 数据显示, 2019年8月, 房地产企业发行中资美元债12.4亿美元, 供给明显收缩, 环比下降近60%。 不过, 王龙认为, 随着全球货币政策的宽松, 美联储也有望在9月份降息25BP。 因此, 中国人民银行受到国内经济放缓和全球经济形势不稳定的负面影响。 房地产美元债券应该是一大优势。 政策频出, 房地产企业中资美元债“钱途”分化。 与 2019 年 7 月相比, 2019 年 8 月中资美元债券的发行量和净融资规模明显收缩。
        数据显示, 2019年8月, 共发行中资美元债23只, 规模67.11亿美元, 环比下降64.87%, 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 另一方面, 受全球货币政策宽松周期开启及经济下行压力影响,

全球债券资产有望迎来一波长期投资机会。 王龙表示, 2019年上半年, 高收益板块涨幅超过10%, 已超过前五年的平均涨幅。 上半年上涨较多, 下半年会有技术性回调, 但对于投资者来说, 是一个相对应的买入点。 就2019年8月而言, 财务表现优于城投表现, 也优于地产表现。 金融业发行美元债19.7亿元, 其中交银金融租赁新发行的浮动利率债更受市场欢迎; 发行城镇投资15.8亿美元; 房地产发行12.4亿美元。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认为, 2019年8月, 金融板块购买浮动利率债券的需求较高, 原因是美债收益率下降较快, 而Libor跌幅低于美债, 目前美债收益率基本高于目前, 因此, 金融板块广受市场追捧。 2019年7月13日, 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申请备案登记有关要求的通知》(以下简称“778号文”) , 对房地产企业境外融资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美元债券募集的资金只能用于置换明年到期的中长期债务。 778号文之前, 国内房地产融资渠道持续收紧。 2019年5月17日, 银保监会发布23号文, 提出要重视房地产行业违规放贷, 重点关注银行贷款、非标等; 之后, 6月13日, 银保监会郭树清在陆家嘴发布2019年通知。论坛表示, 在当前背景下, 不应过度依赖房地产经济, 防止房地产融资。 房地产公司过度挤占银行信贷资源; 7月初, 有媒体报道称, 监管部门先后对信托公司和银行进行窗口指导, 要求严格控制房地产业务规模。
        一位债券融资业务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2019年5月以来, 国内房地产融资趋紧, 国内发债并不容易, 但房地产企业有融资需求,

很多高息美元 债券出现了。 778号文发布后, 国内房企的海外融资渠道也受到了一定的阻碍。 根据同策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1-8月40家房企融资利率排名》, 一方面, 公司债融资利率最高、发行次数最多、有息 9%以上的利率为美元债券; 另一方面, 企业债券利率也波动较大。 利率低于5%的企业主要是国有企业、央企和大型房地产企业。 长荣资产首席分析师潘向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中国目前正在打压国内房企融资, 这将减少未来房地产债券的供给, 这也可能是相对利好。
        发行它们的公司。 也就是说, 对于房地产的海外融资, 主要影响的是增量, 而不是存量。 王龙认为, 政策一般有两个方面。 一是房地产融资收紧对信用风险的影响。 房地产融资收紧后, 整个房地产融资环境不好, 导致房地产违约风险增加。 其次, 融资趋紧意味着对市场而言, 供给下降, 对小型房地产开发商不是很有利, 但大公司有充足的现金流, 对其融资环境没有特别实质性的影响。 他认为, 当前形势下, 投资者更青睐大型房地产开发商, 需求反而上升。 从供需来看, 在进行资产配置时, 一定要关注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中资美元债表现。 在这种环境下, 要坚持价值投资, 配置有价值或现金流稳定的房企海外债。 2019年9月11日,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办公厅主任肖元奇在银保监会吹风会上表示, 监管部门对新增贷款不可控。 房地产公司, 主要是减少非法“输血”资产。 整体重回巅峰, 中资美元债重现配置价值 尽管房企海外融资受阻, 但中资美元债整体仍有较大进展。 截至2019年上半年, 中资美元债发行量突破1100亿, 同比增长9%, 重回2017年上半年峰值。 是房地产、银行、非银行金融服务和城市投资。 长荣资产研究表明, 中资美元债具有较高的收益率、较低的债券违约率、久期波动小、国际评级的额外收益空间等。特征。 数据显示, 2014年至2018年5年期间, 中资美元债指数整体年化收益率为4.21%; 中国高收益美元债年化收益率约为5.25%,

投资级年化收益率约为4.11%。 潘向平认为,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 通过配置美元资产来规避人民币贬值风险是很有必要的。 人民币债务较多的标的资产为内地投资者所熟知, 国外评级机构并未完全在评级过程中。 适当的评级, 尤其是与国内银行相关的评级, 让投资者有机会获得更高的收益。 王龙还提到, 现在国内很多高净值客户都有海外配置需求。 人民币现在破7。对于很多高净值客户来说, 配置海外美元资产的需求更高。 在做海外美元资产配置时, 最熟悉的当属中国美元债板块。 再者, 如果配置中国美元债而不是国内债, 从收益率来看, 过去10年海外中国美元债的表现明显好于国内债, 尤其是海外高收益板块。 收益率为9%-10%, 比国内平均水平高4.3%左右。 除了汇率, 它还有一个相对的收入价值。 中资美元债券虽然出现在1993年, 但此后每年发行的债券数量未超过10只, 发行总额未超过20亿美元。 2010年后, 中国美元债发行加速, 2017年达到市场峰值。2018年有所回落, 总发行规模为1823亿美元, 同比下降17%, 这也是中国的 2015年以来首次。王龙表示, 2015年, 国家发改委发2044号文, 将境外债券发行额度由登记核准制改为事后备案制, 大大简化了境外债券发行。 发行额度限制, 带来2015-2017年三年期境外中资美元债发行。 债务高峰:2017年以来, 中国实施供给侧改革, 收紧国内金融环境, 收紧审批额度。 在海外发行债券相对困难, 很多企业可以在海外获得配额。 2018年美联储四次加息, 整体债券环境不佳, 国内违约率上升, 整个市场不太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 整体市场需求相对疲软, 供给也有所减少。 受今年美联储降息等影响, 债市出现反弹。 就发行期限而言, 2010年以前, 中资美元债券多为期限在7年以上的长期债券; 2010年以后, 发行期限逐渐转向5-7年、5年以下的短期债券。 ; 2016年以后,

5年以下的中短期债券明显增加, 且大部分为3年以下。 2019年, 中国美元债市场迎来偿债高峰。 数据显示, 2019年第一季度到期日分别为378亿、476亿、363亿和422亿, 全年总规模达到1639亿美元。 一位北京债券投资界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中资美元债的偿债风险应引起重视。 2019下半年尤其是四季度将迎来还款高峰, 还款风险可能存在。
        此外, 由于中美环境的不确定性和经济下行风险, 信用违约的可能性也会增加, 但大规模违约的可能性较小。